当前位置:江苏数码科技 >> 深度 >> 文章正文

德国科学家认为 SARS-CoV-2全球大流行的起点不在武汉

发布于:2020-12-06 被浏览:2877次

德国著名病毒学家亚历山大凯库勒(Alexander Kekul)最近在接受德国ZDF电视台采访时表示,武汉不是全球大流行的起点。

凯库勒提到,SARS-CoV-2全球流行的起点是意大利,而不是SARS-CoV-2起源于意大利。

他给出的理由是因为病毒在意大利发生了突变,而这个G突变更具传染性,而现在SARS-CoV-2的全球传播大部分是这个G突变,所以全球大流行应该从意大利开始,而不是武汉。

凯库勒提到的新冠肺炎G突变病毒株,我猜应该是我之前提到的D614G突变变种。这种突变不是凭空出现的。它产生后,由于传染性高于其他病毒类型,逐渐在全球传播。我看过一些数据,D614G的扩散度达到了60%-70%,最高的被提到了90%,但这是我第一次在这次采访中看到99.5%这个数字。我不知道凯库勒是在哪里提出这个数字的。

此外,关于病毒的来源,他仍然坚持认为病毒的来源来自中国。

他的理解是,SARS-CoV-2来自中国,到达意大利后发生变化,然后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。

因此,许多媒体断章取义地认为,凯库勒的声明意味着SARS-CoV-2来自意大利,这是完全不可靠的。

如果真的考虑起源,研究有两个方面,第一是找到最初的感染者。

前段时间写的意大利历史血样回顾性抗体分析,凯库勒也有提到。我觉得这个研究证据比D614G的突变传播更有追溯性。

二是找到病毒的天然来源。

我们认为病毒来源于蝙蝠,哪种蝙蝠都有,这个需要不断挖掘。就在前一段时间,我也写过。

当然,凯库勒提到的其他一些问题是老生常谈,但它们只是满足了中国观众的胃口。

例如,中国采取了其他国家无法采取的措施来控制疫情的传播。

武汉当时面临未知情况,病毒依然难以控制。但当在其他国家知道了病毒的一些详细信息后,病毒的流行是由于关注不够造成的。

但他也认为,即使其他国家谨慎地面对这种病毒,也仍然不可能避免大流行。

他给出的理由是SARS-CoV-2传染性太强,无法控制。

其实这里涉及到一些具体的问题,就是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措施。

比如说,为什么在年初的时候,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认为中国的疫情会发展得极其糟糕,包括中国宣布实施封城措施后,他们的模型仍然显示出疫情传播的高发率?

当时很迷茫,后来对比钟南山院士发表的模型才知道。

大家的失误出现在了封城等防控措施上。

中国的城市封闭和西方世界的城市封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所以他们根据自己了解的封城措施设置模型参数,发现并不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。

现在他们的模式没有问题,但是适用区域有问题,至少在欧美是这样。

标签: 病毒 中国 意大利